您好,欢迎来到艺术仓!咨询热线:400-1188-911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综合评论 > “为什么我相信NFT会使艺术家受益?” > 正文

“为什么我相信NFT会使艺术家受益?”

2021-05-15 作者: 来源:Artsy官方 阅读:1242266

1

Lin Ke 林科 Looking back at Hollywood-wallpaper, 2020

BANK/Mabsociety Contact for price

我对 NFT 深信不疑。我当然知道这背后有很多问题:以太坊区块链使用的电能和新西兰整个国家一样多;NFT 的文化主要是由顺性别白人男性在缺乏多样性的真空中创造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它们常常成为投机的工具,让使用加密货币的有钱人更加富有。然而,我仍是 NFT 的信仰者——非同质化代币三位一体,统合了合同、合同执行人以及记录保持者的角色,对艺术的利远远大于弊。

2020年,艺术市场的销售额已超过500亿美元,但它仍然是一个基本没有监管的领域。艺术界缺乏透明度的问题根深蒂固,监管空白的情况依旧长期存在。不受监管的领域往往使拥有最多资源的人受益,而使拥有最少资源的人受损。在艺术界,受益者多是艺术藏家,而遭受损失的则是艺术家,这是我的经验所得。作为一名前艺术商兼当代艺术空间 Night Gallery 的共同所有者,我看到了某些藏家、拍卖行和画廊主——那些最能获得关于谁拥有什么艺术品、作品销售价格等信息的人——是如何依靠他们的地位获利的。而最难以获得这些信息的人——通常是艺术家——则陷入困境。我认识的许多艺术家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作品卖给了谁,或卖了多少钱。在“过多考虑市场会损害艺术家创造性产出”的刻板观念下,这种信息的不平衡更加变本加厉。换句话说,“将艺术家们蒙在鼓里是为他们好”的言论甚嚣尘上。像艺术界的许多人一样,我起初并没有质疑这些做法,甚至笃信这就是“事物的本质”。直到自己成为一名艺术家,我才开始质疑这一点,重新思考艺术家对作品所有权及其销售透明度所拥有的权利。

2

Mieke Marple Two of Swords (Choices),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ver Gold [Projects]

正是此时,非同质化代币(NFT)进入了我的视野。2月中旬,我的旧金山艺术商想把我三幅画的数字图像变成 NFT,并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出售。我当时持怀疑的态度:为什么有人会想花上几百美元购买我艺术品的 JPEG 格式,尽管他们完全可以从我的网站上免费提取这些图片?对我来说,NFT 就是一阵风潮,与游戏牌(Pogs)或豆豆娃(Beanie Babies)类似。尽管如此,我确实对 NFT 的两个方面十分欣赏:一个是竞标的透明度,另一个则是创作者可以确保在未来的转售中获得一定比例的收入。第二点尤其值得注意,因为它与传统的艺术运作方式截然不同。在传统的艺术界里,大多数艺术家无法从他们的作品转售中获得任何收益。正是这一点让我最终许可艺术商,将我作品的 JPEG 铸造成 NFT。令我惊讶的是,这些作品马上就以每张0.25到0.5个以太币(大约500-1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Kenetic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朱沛宗(Jehan Chu)。在此之后,朱沛宗邀请我参加了在 Nifty Gateway 上举办的“CarbonDrop”NFT 拍卖会,受益方是以碳问责技术为手段、应对气候变化的非营利组织 Open Earth Foundation。多亏 Beeple 捐赠的一件 NFT 作品,“CarbonDrop”最终筹集到了超过660万美元的善款。数日前,Beeple 的数字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2021)在佳士得拍出了6930万美元的高价,而我捐赠的 NFT 则以25555美元成交。

从这一刻开始,NFT 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但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对这种技术保持充分的警惕。NFT 会因碳足迹而毁掉我们的星球,NFT 是一场大骗局,NFT 顶级艺术家制造出了厌女、种族主义且低龄的艺术意象——各式各样的推特和文章充斥着我的手机屏幕。最可悲的是,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我被听到和看到的新闻吓坏了,准备彻底离开 NFT 这个领域。

3

Mieke Marple Queen of Swords (Independence),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ver Gold [Projects]

但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朱沛宗不仅买下了 OpenSea 上的 NFT 作品,也买下了它们对应的真实画作。我灵光一现:NFT 的作用是否还未被完全开发出来?它们目前的用途是否并非最终目的,而只是某个中间阶段而已?要是 NFT 并不仅仅以与物理世界没有直接联系的数字新事物存在,而是——甚至主要——作为真实艺术品的合同对应物(contractual counterparts)发挥效用,结果又会如何?

这并非什么新的观点,对我来说也不是。2018年,我就已经和 WrkLstde 的创始人托比亚斯·维尔梅特-迪克曼(Tobias Vielmetter-Diekmann)共同为 Artsy 撰写了一篇名为《饥饿的艺术家如何从更聪明的合同中获益》(How Starving Artists Could Benefit from Smarter Contracts)的文章。我们提出,区块链技术可以用来解决对艺术家而言负面影响最大的问题——逾期付款(late payment)。尽管文章的发表没有带来任何直接的结果,但它确实种下了一颗充满颠覆性的种子。文章面世之后,托比亚斯和我还是继续像以前一样在艺术界行事。改变艺术界的金融交易方式是一个太过艰巨的命题。它不仅需要系统性的变化,也需要实现它的意愿。在2018年,这些条件还不存在;但现在,时机可能已经成熟。

4

Mieke Marple, installation view, from left to right, of The Moon (Self-Portrait),2020; Death (Rome on Fire), 2020; and The Lovers (Tigers), 2020, in “Tarot Reckoning” at Ever Gold [Projects], San Francisco,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Ever Gold [Projects]

我想象中的 NFT 未来是这样的:每件艺术品都会有一个相应的合同 NFT(contract NFT),扮演真实性证书和所有权证书的角色。合同 NFT 将以链接序列号或二维码的形式附加给相应的艺术品,而实物艺术品的付款则将通过该合同 NFT 进行。交易金额甚至可以先转入一个托管账户,这样艺术家和画廊就不会在作品安全到达买家手中之前便收到款项。每次出售实物艺术品时,NFT 合同也必须随之出售,否则作品的所有权就是无效的。通过合同 NFT,我们可以防止——或者至少大大减少——艺术界极为常见的欺诈行为(洗钱、造假等)。此外,它还可以确保所有艺术家获得转售版税,受益人将不再仅限于 NFT 艺术家。不仅如此,艺术家还可以在任何时候知晓是谁持有着他们的作品,其售价也将一目了然。通过此举,艺术界会拥有前所未有的透明度,而艺术家也将不再处于信息的边缘,得以靠近资讯的中心。

当然,这样的未来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无论是在 NFT 界还是在传统的艺术界,仍有许多加强包容性和环保意识的工作要做。此外,未来也可能会产生新的把关(gatekeeping)问题,特别是对于不熟悉或不适应技术的艺术家、藏家和艺术商而言更是如此。不过,我仍认为这将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如果谨慎行事,它甚至会产生远远超出艺术界的反响。财务上的透明既可以,也应该促进其他方面的透明。一种文化越是对暗箱操作零容忍,其中的行为就越会光明磊落——在高能见度的情况下,一切都可以被有效监管,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也指日可待。

友情链接

艺术家 新闻 展览 评论 产经艺术 当代艺术 交艺所 艺术会客厅

Copyright 2009 YISHUCANG.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子木轩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