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艺术仓!咨询热线:400-1188-911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艺术资讯 > 绘画在今天的魅力究竟是什么? > 正文

绘画在今天的魅力究竟是什么?

2020-09-22 作者: 来源:网易艺术 阅读:434

你有多久没有注视屏幕——任何一块屏幕?

你有多久没有观看绘画——任何一个并非屏幕而是纸质的艺术图像?

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屏幕占据了你更多的时间,从某种角度看,你也更多的错过了观看类似绘画这种艺术图像的机会。

虽然屏幕上也会有绘画,它更方便,随时随地,随便放大。

当我们用相机去拍一张照片的时候它也更方便——相比较一笔一笔的去,随时随地,随便去拍。

绘画还有必要存在吗?绘画还会存在吗?包括创造绘画或者观看绘画。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正在展出的伊丽莎白·佩顿个展或许为我们提供了思考这一问题的机会。

UCCA伊丽莎白·佩顿个展《练习》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当伊丽莎白·佩顿开始在UCCA“练习”

当代绘画代表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个展《练习》于2020年8月15日至11月29日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亮相,这也是艺术家的首次中国个展,展览包括她过去三十年创作的一系列素描、绘画和版画作品,并重点呈现其最近十年的艺术创作,共计40幅。本次展览由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与UCCA共同呈现。伊丽莎白·佩顿去年曾在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举办个展“空气与天使”(2019年10月3日至2020年1月5日),展览由前副策展人露西·道尔森与艺术家共同策划,佩顿的作品与美术馆永久收藏的肖像作品并置展示,意味着将佩顿的作品与整个艺术史的肖像画技法联系起来。展览“伊丽莎白·佩顿:练习”主要作品源自 “空气与天使”展览。“伊丽莎白·佩顿:练习”由UCCA策展人栾诗璇策划,展览标题“练习” (Practice) 带有双重指向,既指艺术家日常创作的“练习”, 也指其一直持续进行的艺术“实践”。

对于本次展览,UCCA馆长田霏宇表示:“UCCA很高兴能为启发了一代中国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的美国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举办此次个展。伊丽莎白·佩顿那独具特色,充满诗意的笔触、色调、构图,以及对绘画主题的选择都在具象绘画始终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国引发了共鸣。”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的出行限制,艺术家并没有来到展览现场,而田霏宇在开幕式上直言艺术作品和艺术展览是一种能够跨越时间和地缘限制的展现,“所以我觉得她的作品很能让我们回到艺术的某一种本质,从一个纯视觉、纯质感、纯思考的高度抓住信息,去感受、去享受、去解读,这就是我希望这个展览能带给观众的乐趣和意义。”

她描绘的对象从历史名人到电影海报

伊丽莎白·佩顿1965年出生于美国康尼狄克州,80年代佩顿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从那时起她就已经开始了具像绘画——众所周知当时正在风行的是波普艺术、观念艺术等,虽然当时并不成熟与确定创作的风格。佩顿的作品题材广泛,其创作对象涵盖了艺术同行、生活中的亲密友人,以及历史文化人物,包括克拉拉·立登、造物主泰勒、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安格拉·默克尔、丹·凯尔·尼尔森、乔纳斯·考夫曼、大卫·鲍伊和羽生结弦等。

《拿破仑》,1991,纸上炭笔,55.9 × 45.7 cm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UCCA伊丽莎白·佩顿个展《练习》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展厅的第一幅作品是佩顿1991年创作的《拿破仑》,虽然是一幅尺幅较小的素描,但对于佩顿而言却有着非凡的意义,这标志着她整个创作生涯的开端,正是通过这幅作品,她选择了今后创作的路径与方向,并坚持了三十年。策展人栾诗璇在开幕导览中介绍到从学生时期的80年代到创作《拿破仑》的90年代初,佩顿进行了长达几年的风格探索与问题思考,在这一过程中她读了很多文学作品。“这幅作品是她临摹的,由画家安托万· 让· 格罗为文森特· 克罗宁所著的《拿破仑传记》创作的封面,据艺术家所说是这本书改变了她一生,因为她通过阅读这本书,然后画这个人,第一次意识到人其实是正在发生一切的载体。这些历史文化人物都是他们所在处时代变化的缩影,她决定开始通过肖像来探索这些人,包括他们所在的时代。” 栾诗璇介绍到。

《伊丽莎白公主的第一次广播讲话》,1993,纸上炭笔,35.6 × 27.9 cm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练习(羽生结弦)》,2018,板上油彩,30.9 × 22.9 cm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法国浪漫主义艺术家德拉克洛瓦、英国女王伊丽莎白、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普拉西多、音乐人朱利安·卡萨布兰卡斯……都成为了佩顿描绘的对象,也都呈现在了UCCA 的展厅。在进行历史文化人物创作的同时,佩顿还利用现成图像进行创作,包括古典绘画与电影剧照的临摹,临摹库尔贝的《两位女子》和《暮光之城》这次来到了UCCA。但栾诗璇谈到“她不是纯粹临摹或模仿,因为她会从画面中选取或截取她觉得最有趣或者最有挑战性,或者是她最想要、最喜欢的局部进行创作。”

《两位女子(临库尔贝)》,2016,板上油彩,36.5 × 28.6 cm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暮光之城》,2009,板上油彩,21.5 × 30.5 cm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绘画是否已经过时?

“艺术家充满力量感的笔触,标志性的色彩选择和简洁的画面结构,将引领观者进入画中人和创作者的精神世界。”相信每一位看过佩顿作品的观众都会对其作品的笔触、颜色、画面结构印象深刻。栾诗璇在开幕导览中特别介绍到了佩顿的绘画介质,各种各样的绘画媒介佩顿都有涉猎,比较主要的是油画或版画。”在栾诗璇看来,版画对于佩顿而言是非常不同的创作体验,“她经常采用的一种创作方式是把颜料非常迅速画在玻璃上,在颜料干透之前迅速把画印到纸上,这是她独版版画的创作方式。”而油画则正好相反,相对而言是一种更长时间的创作过程,但有些类似的是,因为画布、画板被事先涂了一层石膏底料,颜料并不会快速固定,正因为如此无论版画还是油画,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笔触的形态,以及颜色呈现出的透明感。

不只今天,即使在佩顿还是学生的时代,关于“绘画已经过时”的观点就已经被广泛讨论,甚至更久以前,或许可以久到摄影术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但是看看佩顿的作品,看看《练习》的展览,你可能会有“绘画永远不会过时”的想法。具有动势的笔触肌理加强着所绘人物的性格,透明化的颜色因稀释感而充实着画面的氛围,场景或者局部形成一幅画的时候结构之美一目了然,所有这一切除了绘画我们是否还有其他途径可以看见?

是的,我们今天依赖屏幕观看图像占比要远远超多30多年前,更超过100多年前,我们今天依赖机器获取图像的占比一样会更多。我们不能否认科技进步带给我们创作、阅读艺术的便捷,但同样不能否认的是,绘画这种最古老方式的存在必要,也许通过屏幕我们方便、清楚的看见佩顿的作品及展览,但这种看见更大的价值在于,这更加促使我们走进展厅观看原作,也许我们可以拿出手机拍下现场的一切,但这一切似乎围绕着的核心不是承载图像的电子文件,而还是关于绘画。

   


UCCA伊丽莎白·佩顿个展《练习》展览现场 图片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图文资料参考来自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友情链接

艺术家 新闻 展览 评论 产经艺术 当代艺术 交艺所 艺术会客厅

Copyright 2009 YISHUCANG.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子木轩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