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艺术仓!咨询热线:400-1188-911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艺界动态 > 王武中华鼎:采天青色,取厚土材,铸华夏魂 > 正文

王武中华鼎:采天青色,取厚土材,铸华夏魂

2019-11-06 作者:中国网 来源:中国网 阅读:130

 

王武,男,1971年9月出生于浙江省龙泉市的一个制瓷世家。其艺术风格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结合个人制瓷理念,作品造型博古创新、典雅大气、釉层丰厚、质感细腻滋润如玉,线条简练,强调细节雕饰效果,尤为注重创作灵感与制瓷感悟融合于简练而明快的现代鉴赏朝向,使龙泉青瓷在继承了前人古朴凝重的风格基础上向隽永精巧的现代艺术延伸。

现为「亲韵」家居瓷器品牌及「王武」个人青瓷品牌创始人,其代表作品为《古风茶道十六器》、《华夏礼器·中华鼎》等。

 

 

王武中华鼎:采天青色,取厚土材,铸华夏魂

 

9月,夏末,蝉鸣彼伏,酷热依旧。

两年前的此时与匠人王武的一个约定,我依诺再次踏足这片人文昌盛的江浙小城—龙泉。林荫垂眉,骄阳遮目,却丝毫掩盖不了这座山城的文化气息,一路蹉跎,自杭城而来,拒了车水马龙的都市,来到这剑瓷之邦,刹那间,便觉得此时吸进口中的空气都是如此婀娜。

 

 

提起龙泉,不得不说一番这源自龙泉的青瓷,至古,「雪拉同」的美名便以「青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美誉响彻东西方。2009年,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成功入选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是唯一的全球入选陶瓷项目。龙泉青瓷与龙泉宝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龙泉这座江南小城的城市烙印。

初识匠人王武,源自去年夏天的一次邂逅,采风至龙泉,幸而认识许多在瓷艺上德高望重的泰斗,而这王武,却是此行业中的一个另类,传承的技艺下,另辟蹊径的走起了龙泉青瓷品牌化推动的这种在传承守古氛围下的“野路子”,这制瓷是个妙活儿,这王武,却也是个妙人儿。

好几年前,匠人王武就以新思维的模式构筑「王武品牌」青瓷的互联网推广之路,此条路先不论是否好走,就端端是来自于传统环境下,还处在拜师从艺的固有制瓷行业制度下,就显得一股离经叛道的味道。与其他青瓷匠人不同的是,王武的作品,从设计上引经据典,从塑造上独辟蹊径,既有传统龙泉青瓷的温润如玉,也有时代美学的张弛有度,这一匠人,做的是指尖芳雅之事,塑的却是邦安止戈之愿,他的器如他的人,天地人和,贯通为瓷。

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与王武兄叙旧,表一表思念之情;二是看一看去年一见如故的那场茶宴上,那一句“玩笑话”是否成了现实。王武铸瓷,颇为推崇华夏五千年的文化,在如数家珍的制瓷史中,在席间,便有了我与他的一番笑谈,那便是,以瓷铸鼎。

 

 

鼎,说到我国的国之重宝,很多人会想到传国玉玺,兰亭集序,十二生肖兽首等等。但是有一件国宝,堪比国宝之首,能与传国玉玺相媲美,那就是华夏至尊神器,上古九鼎。夏朝、商朝、周朝三代奉为标志国家政权的传国之宝。华夏五千年,泱泱大国,中国古代的鼎,常被用来做区分贵族身份的礼器,如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无一不是身居要职或受人敬仰的代表。

王武如是说到,如何泥化万物,以瓷铸鼎,应先对鼎有一个匠人心中认识,这便是制器的根源之所在,“鼎的大小轻重在于德而不在于鼎本身,自古以来拥鼎之人便是上天所赐福之人。”这就是王武对于鼎的一份匠心,这也是以瓷铸鼎的契机来由。

 

 

世上多少事,均在笑谈间

且因如此,王武辗转华夏大地,登中国博物馆近距离观摩司母戊大方鼎而以求其形,访北京文渊阁感受古韵诗雅以求其意,查阅大量历史文献及有关鼎器造型纹饰的资料,终将龙泉青瓷烧制技艺结合古法配置釉水,勾勒出这一份还原国之重器灵魂且符合当代人审美意识的「华夏礼器·中华鼎」。

寥寥数语,言不尽制鼎一事个中辛酸。从拉坯塑形伊始,过程就开始困难重重,鼎的器型采用了司母戊大方鼎的四足造型,舍弃传统三足鼎的外观,在平衡度与器型成形率上都远超以往,鼎的外形错落复杂,不同于传统龙泉青瓷瓶型、罐型等制式外观,其中本身的塑形难度就远高于常物。加上龙泉青瓷泥坯在烧制过程中收缩比列大,在千度高温下,原矿釉料流动性不可测量,极易造成滴釉、残釉等事故,成窑率百不存一。在刚开始的烧制中,成品出窑后多为开裂、垮坯、凹凸不平、滴釉残釉等问题,这700多个昼夜,数不尽的满地砸碎的残品,怪不得王武兄在当中几日做在炙热窑边,私信我说道“烧瓷难,铸鼎更难,用的是无根的泥水,铸得却是根骨的国器”。

 

 

至此,无数个深夜在娓娓自语中自我反省,日复一日的改进制作工艺,使得器体造型更加精致细微,釉料更加精磨细琢,釉水比例配置更加精心平和,窑烧温度把控更加精确求稳,以哥窑铁线结合传统龙泉青瓷梅子青与粉青釉两大釉色,终于成器,成瓷,成鼎。制瓷百日,方得一器的艰辛,可想而知。

 

 

成器后的「华夏礼器·中华鼎」,清韵的釉色似玉胜玉,晶莹、纯正、饱满,四足昂立,四方鼎沿平整划一,取鼎镇神州,四方来贺之意;鼎侧挂双龙提耳,作为骄龙盘踞之态,哥窑裂纹铁画银钩布满鼎身各处,如笔走龙蛇之状,与天青之色相辅相成,似若游龙盘踞翻腾与苍穹之中,不失雍容华贵之量。纵观此器全貌,釉厚纯正,大气饱满,一股古朴德韵扑面而来,将华夏重器的苍劲根骨体现的淋漓尽致,釉显养气之功,形展止戈之愿,华夏礼器文化与瓷文化合二为一,端是尊雅不凡。

 

 

守古而不泥古,凡鼎之内外所至,毕一生之功,成一匠,铸一器,天地人和,贯通为瓷。这是「华夏礼器·中华鼎」,这是鼎的故事。

9月,夏末,蝉鸣彼伏,酷热依旧,器成,鼎现。


编辑/艺术仓

友情链接

艺术家 新闻 展览 评论 产经艺术 当代艺术 交艺所 艺术会客厅

Copyright 2009 YISHUCANG.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子木轩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