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艺术仓!咨询热线:400-1188-911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经艺术 > 文化前沿 > 为什么此单册中医古籍价值远超2亿元人民币 > 正文

为什么此单册中医古籍价值远超2亿元人民币

2019-04-07 作者: 来源:新浪收藏 阅读:4334

晋光耀

《<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图1)单册古籍经初步挖掘,其价值已远超2亿元人民币。有些人对这册稿本的价值看不准、看不清、看不透,我们从六个方面说明为什么《<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单册价值能远超2亿元人民币。

其一,作者御医汪必昌有真本领

汪必昌,生于清代乾隆甲戌(公元1754)年,卒于嘉庆乙亥(公元1815)年后,享年60周岁以上,清代人均寿命约33周岁,汪必昌已属长寿。汪必昌通过治病、救人、保健等中医真本领,从安徽新安歙县一个乡间郎中,成为京城名医,后来逐步晋升为御前太医(御医)。到嘉庆己巳(公元1809) 年,汪必昌入职太医院已达八年。是年恰逢嘉庆皇帝五十大寿,据《聊复集?自序》中汪氏记载,“予先人亦得预覃恩”,其中一个“亦”字点明汪必昌及其先人幸获皇帝的双重封赏。清代对封赏要求甚严,况且汪必昌既非满人又非汉八旗,既非大学士又非进士。由此我们有理由推断,汪必昌获此双重封赏,主要靠他自身的真本领(医术和验方)。

这样一位起于底层、经验丰富、医术高超的名医御医,他汇纂的治疗疑难怪症的未公开的数百种验方,必将帮助医药企业解决许多患者的病痛,救治无数患者,造福人类。

其二,在中医史上地位高

据《〈聊复集〉已刊五卷本序》推断,《〈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最晚成稿于清嘉庆庚午(公元1810) 年。所用稿纸,如今粗略看,似乎其貌不扬,但是,如与清乾隆嘉庆其时坊间出版的书籍(现在的清乾嘉普通古籍)进行比较,我们就会发现,此未刊本的每页稿纸版心都刻印有朱色“聊复集”三个字和朱色单鱼尾(图2),每页上的朱丝栏大小格子都规范整齐,手捻此稿纸后再捻同时代普通古籍纸张,专家们皆感到惊奇:世间竟有如此精美规范的“聊复集”专用稿纸。范景中教授曾任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是著名古籍版本专家,经手许多历代古籍善本,他初次审阅此未刊本部分页面时,就赞叹其稿纸精致难得。要知道,古代造纸依靠手工,精美纸张颇不易得。广为人知的有关纸张故事就是,宋代欧阳修童年家贫,最次的纸张都买不起,只能用芦杆在沙地上练字。由此可知,该未刊稿本所用纸张在清代嘉庆年间颇为珍稀,体现出作者的身份非富即贵。据此我们推断,《〈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成稿时间在作者汪必昌任职御医后至清嘉庆庚午年间。根据汪必昌自序也可推定,稿本成文即在1802至1810年间。

御医汪必昌著成《〈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的年代,正是中医药学集大成之时。为什么这样说呢?查阅中国医学史料,19世纪初,西医开始对中国医学发生影响,1835年广州就有了传教士建立的第一所眼科医院,1838年“中国医学传教协会”在广州组成。1842年后,广州教会医院的治疗范围逐渐扩大,眼病虽然是医院的治疗重点,但是疾病的种类已涉及到内外科、骨科、皮科和牙科方面;手术种类包括肿瘤、膀胱结石、乳腺疾病、坏死性骨骼切除等。1851年广州出版了合信著作《全体新论》,为近代第一部介绍人体解剖学的中文西医著作。

由上列历史事实可知,汪必昌著成《〈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后,西医开始逐渐对中国医学产生较大影响,中医的影响力开始走下坡路。到1929年2月,国民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上,围绕着“废止中医”问题,余岩(字云岫)、褚民谊等人先后提出了四项相关议案,并获得了通过。后中医界和武汉叶开泰药号等共同发起请愿活动,打出“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口号,获得全国业界支持,最终获得政府支持并取缔余岩等人的议案,该事件被称为“废止中医案”事件,广为人知。

也就是说,汪必昌著《〈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时,基本未受到西医影响,中医药史上,要出现的各种疑难病症基本已经全部出现,要验证的中医药经典名方,也几乎已全部验证。可以说,《〈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中记载的治疗包括人体由上到下、由内到外、由形(体)到神(经)的各类古今疑难杂症的药方及工艺,都是纯中医方法,是中医治疗的巅峰。所记载的病症,有的至今仍为罕见怪症,有的已不属稀见病症,但现代医学仍难治愈。

《〈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的撰著,无疑是历史选择了清嘉庆御医汪必昌为纯中医药治疗数百种疑难怪症的集大成者。汪必昌身后,由于西医的影响和时代的变迁,纯用中医药系统性治疗数百种疑难病症的高水平专著基本上再无机会出现。

因此,我们可以说,在中医药史上,《〈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其三,是孤品传世的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

《〈聊复集? 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包括《怪症汇纂》《批注〈陶氏杀车三十七槌法〉》《针灸论》和《怪症方法》四个部分。前文已考证,此未刊本为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成稿于1802至1810年间。

在《怪症方法》内,御医汪必昌手录540种验方(图3、4、5、6、7、8),每种都属1840年以前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

浙江中医药大学林乾良教授,从1957年开始收集名医处方真迹,至今六十余载,共收藏万张以上,名其室为“万方楼”。但是,林教授至今未收藏到一张可确认为古代御医药方真迹。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的在民间的珍稀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迄今所知,中医药界专家能明确认定的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民间仅有此《〈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传世。

国家遴选古代经典名方的范围仅限1911年前出版的古代医籍内验方,而《〈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成稿于1802至1810年间,从时间上而言符合入选要求。据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冯世纶先生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出版社原古籍研究室主任樊正伦先生分析,该御医稿本未能得到刊行,而以孤品传世的原因是:清代文字狱盛行,只言片语甚至就招来杀身之祸,何况其中所治疗的疑难怪症或引起他人妄测皇家健康隐私,故而不能刊行不敢流传,而非因作者水平不高,学术功基不深。事实上,从汪必昌所著的已刊医籍《医阶辨证》(《聊复集》卷二)取得的历史成就,足够证明作者“对医学造诣颇深”(摘录刘渡舟等后世中医学家的评价)。

2018年12月中旬,网络上出现求购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的广告。对于文物界和中医药界公认的中国古代御医药方真迹,深圳某企业以每张(两面)出价100万元人民币求购。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阅此广告后曾说:“中医界的古代御医药方真迹可遇难求,真若能寻见,即使出高价,每张300万元人民币,我们也可考虑努力购买几张,作为镇宅之宝。”

其四,应用广泛的独家有效验方每种价值数十亿元以上

《〈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内,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汇纂540种秘方偏方,且从稿本中的批注增补部分来看(图9、10、11),这些秘方偏方多经验证,故而可以简称它们为“验方”(图12)。

稿本中记载的540种验方,或汪必昌站在前辈医家的肩膀上经过验证重新发展完善,或汪必昌在其医学思想和其行医实践的影响下独创的。如,其中的“(513)紫白癜二条”(图13),即调理治疗紫癜白癜的验方2个,经藏家比对,就比传世调理治疗紫癜白癜的普遍性药方(这些药方治疗效果不够理想)多两种物品(药物);又如“(517)面上黑子”(图14),即根除脸上黑色斑点独家偏方(秘方),观后让人拍案叫绝。藏家认为,汪御医若无记载,后世也许再无人能知晓;再如“(520)胡臭八条”(图15),即治疗胡臭(狐臭)的秘方偏方八个,其中就有传世较广的醋和石灰根治胡臭的偏方,但是具体用什么醋,用何种石灰,后续用哪种方法断根,民间几乎一无所知,历代医籍中也不见记载,唯独此汪御医未刊稿本中有明确记载;还有调理治疗“(38)大小痫疾”(图16)的验方、治疗“(44)病风数载”(图17)的验方以及调理“(134)高年气喘”(图18)的验方等等,皆有其独特之处,必然给企业研发有效新药以重要启迪。特别是其中“(464)反胃十九条”(图19),即调理治疗各种反胃状况的秘方偏方19个;“(466)肿胀卅五条”(图20),即调理治疗各类肿胀秘方偏方35个;和于“(539)秘法(即秘而不传的方法)九”(图21)与“(540)异闻(即奇异的行医见闻)”(图22)中记载的“消渴饮”(常见于糖尿病)秘方以及100岁以上的长寿老人的饮食物品(养生方法)等等,都具有重大医药产品开发价值。

古代医籍《肘后备急方》中的偏方,仅“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短短十五个字,却能启发屠哟哟发现青蒿素。清医学家、御医汪必昌汇纂的540种“不传”验方中的独家秘方,必然带来新启发,必将助力中医药保密类且有效的新药研发,必将带来巨大效益。

上列“(513)紫白癜二条”、 “(517)面上黑子”和“(520)胡臭八条”,据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主任医师蒋海越教授和北京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陈建国先生等专家分析,每一种验方对当前美容美体调治甚至国际应用均十分广泛,每种验方皆有数十亿元以上的市场价值。

其五,验方有巨大的运用价值

有人说,药品生产企业获得御医独家验方后,还需投入不少资金研制,这些御医独家验方在新药研制过程中如何体现出其巨大价值呢?中国医学科学院潘宣研究员认为,《〈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内的汪御医独家验方,当然不可能自动变成治病救人的中成药产品,但必将在医药企业研制新药过程中启发研制者极大提高效益。由此我们强调的是:有了御医独家验方,新药研制的成本和难度将大大降低。这是因为,有了御医独家验方,医药企业就有了不和他人雷同的、现成的开发方案,由此节约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和物力成本将难以估量。众所周知,爱迪生为发明灯泡,试用了6000多种材料,试验了7000多次,才找到合适的灯丝。在其几十年后,又有人对它进行了改进,即用钨丝作灯丝,并在灯泡内充入惰性气体氮或氩,才制造出常用的灯泡。期间耗费的财力、精力和时间,难以计数。但后人在这基础上,就轻车熟路了,能以相对低的成本制造电灯。掌握《〈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内的汪御医独家验方,就有如在发明研制治疗疾病新“灯泡”(有效新药)前,我们即已经掌握了这个新“灯泡”,需用“钨丝”,需加“氮气”或“氩气”等,同时已掌握了这个新“灯泡”的基本制造技术,即在研制此新药前,我们依据稿本内汪御医亲笔记载的验方掌握了其中的有效成分和基本工艺,我们就不必再试用6000多种材料,不必再进行7000多次试验。但和电灯这个例子相比,御医独家验方的意义更大。因为爱迪生的灯泡“药方”,已经是人尽皆知,而御医独家验方,则为孤本持有者所独有。

其六,御医孤本内独家验方有如颗颗珍珠钻石

也有个别人认为,《〈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一册,只能按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名人稿本估价几万,最多几十万元人民币。国医大师王世民教授、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潘宣研究员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就有如只看到了一件名家制造、标识明确(每页稿纸版心都刻印有“聊复集”三个字)的清乾隆嘉庆年间的“盒子”,而对“盒子”内的540种珍珠钻石(指验方)视而不见。古代有人买椟还珠,而当代有人却妄想买椟赠珠,而且是妄想受赠几百颗价值连城的珍珠钻石。我们无法保证这个名贵盒子内的540种珍珠钻石,颗颗都有大用,但是据御医汪必昌行医经历、学术水平和务实精神,其中有几个甚至几十个秘方大有用,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秘方偏方有用,且能成功开发出有效新药,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余瀛鳌和朱建平两位专家,曾先后指出:只要此未刊稿本中有一种独家秘方有大用,能成功开发出应用广泛的有效新药,其价值就将远远高于现在估出的所谓“天价”(底价2.16亿元人民币)。

依靠单种秘方起家的片仔癀、云南白药市值都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国外可口可乐公司的市值更是高达2000亿美元左右。纵然公司市值受多种因素影响,但其秘方的独家性无疑是核心因素。片仔癀、云南白药等拥有秘方的企业的研究报告,均把秘方视为重要促进因素。由此可见,拥有大量独家古代御医秘方,必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巨大商业价值。

2019年2月18日初稿毕,21日修订

(本文得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潘宣研究员和北京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陈建国先生等专家指导,其中的部分资料由中国人民大学实习同学收集整理,特此致谢!)

作者补充:

上为原稿。

此文以《〈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究竟价值几何》为题,在《中国收藏·纸品》(总第15期)发表后,笔者又收集了一些资料,确证《〈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是迄今所知,唯一传世的中国古代御医全体系药方真迹(百页以上)成册本。

针对这点,我们计划近期另写一篇考证小文章。主要证据如次:其一,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及故宫博物馆等公藏单位收藏的宫廷用药底簿为太监誊录。(《同治帝治疗天花用药底簿》,原名《万岁爷天花喜进药用药底簿》,载于《历史档案》2018年第3期封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主办,即为典型例证)。其二,《中国中医古籍总目》,2007年12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未收录古代御医全体系药方真迹成册本。其三,皇帝诏令太医院编纂的医籍,底稿由誊录官抄写,誊录官不是御医。如传世的清代《医宗金鉴》底稿90卷,就都是誊录官手迹,并非吴谦等御医手迹。(2019年4月1日补充,还在进一步收集更多证据)

友情链接

艺术家 新闻 展览 评论 产经艺术 当代艺术 交艺所 艺术会客厅

Copyright 2009 YISHUCANG.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子木轩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